郑永年:中国改革最大风险就是没有重大改革

  中新网北京3月22日电 (董冠洋 李晓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22日在北京指出,中国改革最大的风险就是没有重大改革。

  郑永年在22日举行的2014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做如是表示。

  2014年是中国落实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部署的第一年。改革能否顺利推进,存在哪些难点,成为备受关注的话题。

  郑永年指出,影子银行、地方债等问题,均是不改革的产物。在他看来,目前中国的改革存在三大矛盾。

  一是权力集中的矛盾。触动既得利益需要集中权力,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改革都是分权进行,“集权了改革会产生很多矛盾”。

  二是改革与反腐败之间的矛盾。郑永年指出,改革需要人来推动,但反腐败的深入推进,有可能使官员出于顾虑而采取消极态度。“廉政当然很重要,但你要干活。不干活保持清廉,这不算本事。”

  三是改革主体尚不明确。郑永年直言,尽管财政和货币政策需要中央政府负责,但很多时候改革的主体还是地方政府和企业,还是社会。

  他举例说,上世纪80年代农村的生产承包责任制改革,90年代的国企改革都是由地方率先发动,“这样的改革才有效”。

  在郑永年看来,强调改革的顶层设计,要把企业和社会等改革的主体和动力结合起来。

  四是改革和社会之间的矛盾。郑永年直言,结构性改革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中国社会现在很难有耐心。“如果两三年改革不出成果,中国社会的压力会比较大。”

  郑永年建议,应当找到改革的突破口,既要考虑经济增长,又要让民众得到实在的好处。从这个意义上讲,社会改革比经济改革更重要。(完)

(原标题:郑永年:中国改革的最大风险就是没有重大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