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茂高速致15死56伤交通事故:几辆车绞在一起

  新华网重庆3月26日电(记者王晓磊)“我看到几辆车绞在一起,里面全是人在呻吟。”回忆起25日凌晨的惨烈车祸,乘客杨树洋说。

  发生在包茂高速重庆黔江境内的重大交通事故,一辆客车侧翻后多辆车连续追尾,目前已造成15人死亡,56人受伤。

  “电话里,女儿的声音好小好小”

  25日1时许,王德才突然被女儿的电话惊醒了。

  这位67岁的挖泥工人顿时紧张起来,这时不该有电话,女儿正连夜坐大巴从广东顺德回四川泸州老家,到站的时间应是上午。

  电话里,王德才听到女儿细微的声音:“爸爸,车子翻了……”

  王德才哭了起来:“她的声音好小,好小。”

  出事的路段在重庆黔江。对于常年居住在四川农村老家的王德才来说,黔江遥远而陌生。

  半夜,他找到了在学校教语文的儿子:你会上网,快查一下这个“黔江”在哪里,怎么赶车。

  数个小时后,揣着儿子给他画的地图,王德才赶最早的一班车,踏上了寻找女儿的路。

  在不停辗转换车、赶了400公里路后,他来到黔江民族医院,却没见到女儿,因为胸部受伤较重,女儿王泽英已经在重症病房里超过10个小时。

  老人在病房前久久呆坐,每次目光投到病房门上,就忍不住抹眼泪。

  到四川泸州找女儿的另一名乘客王业生的嫂嫂,没想到这一找就成了永别。前不久,她的家庭遭遇打击:女儿失踪了,有消息说是被人拐带到了四川泸州。

  怀着一丝希望,她离开了打工地广东佛山到泸州寻访女儿。为了出门方便,小叔子王业生和她同行。

  撞车的刹那,她飞了出去。“我看到嫂子落到了地上,被后面的车轧了。”王业生说。

  王业生爬出了扭曲的车厢,想去看看嫂子的情况,一辆小汽车追尾而来,正撞在客车驾驶室上,把王业生又撞回了车厢。

  王业生的右手和肋骨断了,手臂断骨处高高肿起,但他呆坐在病床上,似乎感觉不到痛,“侄女儿再也看不到她妈妈了。”

  “几辆车绞在一起,里面全是人在呻吟”

  出事的路段,是包茂高速阿蓬江至濯水路段。它连接着两个景区,后面是阿蓬江景区,前方是濯水古镇。

  虽然风光美丽,但这条路弯多、隧道多,两旁随处可见“急弯”“险”的巨大警示牌。当地干部说,夜里还常有大雾,能见度差。

  事发当晚零时许,天下着雨,“川E34436”客车经过阿蓬江,穿过了天灯隧道,继续向前。有乘客说,没感到车有减速。

  出隧道不远,客车又驶过了一个提示牌:“到服务区醒一醒,防止疲劳”,箭头指着阿蓬江服务区。

  几分钟后,客车在一个下坡路段侧翻,随即被货车“渝BR2602”追尾。随后,同向驶来的多辆车又连续追尾。

  乘客杨树洋说,自己坐在最末一辆追尾客车的第一排。“完全没看到前方的车祸,等发现路边有手机、电筒之类的光在晃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从车厢里爬出来,看见几辆车绞在一起,印象中有三辆大客车,一辆货车,一辆小汽车,扭曲的车里全是呻吟的人。

  记者在事发现场看到,碎片和杂物被抛出百米远,数十米长的护栏扭曲成多个W形。经过数小时清理,路面上还零星散落着衣物、牙刷、手套等生活用品,有的衣服上浸透了血,清理人员正默默地收拾。

  “明明下雨,又是下坡路,如果大家都能小心一点,也不会这么惨。”杨树洋说。

  又是高速路上 又是“红眼卧铺”

  事发后,有人感叹:又是高速路上,又是“红眼卧铺”。

  进入3月后,山西、甘肃、吉林、四川等地接连发生多起重大交通事故。前不久公安部交管局提示,综合近5年春季道路交通事故分析,高速公路重特大事故最多,占35.5%。

  “交通事故不能彻底消除,但可以全力减少。”西南政法大学教授、心理咨询中心主任王安白说,此次包茂高速重大交通事故的原因还有待调查,但有一点必须先行:强化驾驶人员安全文明意识,以严格的制度治理“三超一疲劳”。

  他表示,目前相关安全管理措施越来越细致,例如对凌晨2点到5点营运的卧铺客车就近引导休息,今后关键要加强落实。

  鉴于“红眼长途客车”屡发重大交通事故,近年还有不少专家建议,取消800公里以上的超长途汽车客运,重新规划交通线路,让大客车司机不再连夜赶路。

  “增加乘客交通成本,难。”重庆交通大学博士生导师黄承锋说,相关政策短期内难以出台,目前关键仍要从安全管理、汽车设计等多个方面想办法,同时不断提升人们的道路安全文明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