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师大原校长三次请辞资深教授未能如愿

  央广网北京3月26日消息(记者栾红 左艾甫 实习记者耿书培)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晚高峰》报道,院士终身制一直都是社会热议的话题,现在国家正在酝酿院士退休、退出制度。但有些享有荣誉的人已经等不及了。近日,华中师范大学原校长、历史学家章开沅第四次请辞资深教授,对他来说,退休无门也是一种烦恼。

  我国目前在人文社科领域没有设立院士头衔,人文社科资深教授是高校自我评选的具有很高学术造诣、良好学术道德风范的人文社科类知名学者,享受两院院士同等待遇。章开沅教授是国内辛亥革命研究的开拓者和学术权威,甚至被称为“辛亥革命第一人”。八旬资深教授四次请辞,背后有什么无奈?又折射出哪些问题?

  这是章开沅教授第四次请辞了,前三次都因各种原因未能如愿。

  章开沅:原来(不能退休)是因为一些事情好像一下改动不了。像辛亥革命100周年(的时候),碰上这么大的节日不好退,外界有很多要求,国内国外也有很多活动,这样一来就耽误下来了。

  章开沅年事已高,因身体原因已不能久站讲台,完成不了教授的教学任务。虽学校不在意,但章老先生却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章开沅:我宁可作为一个退休人员拿养老金,我也不愿意占着这个位置,再享受这些特殊的待遇。

  章开沅认为请辞只是一件小事,没想到的是,却引起了媒体和社会的热议。

  章开沅: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多反应呢?我想主要是和目前这个改革有关系。院士也好,资深教授也好,都是一个称呼,这些称呼世界各国也有。但是在别的国家没有这么特殊,可在中国变成了一种很特殊甚至特权的待遇。

  从中国工程院院士秦伯益开始,院士“退休难”进入了公众视野。2004年,秦伯益院士退休获得特批,但已经80多岁的沈国舫院士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去年11月,沈国舫向工作了一辈子的北京林业大学提出退休,但校领导都不放,理由是学校还要靠沈国舫院士说话。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改革院士遴选和管理体制,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去年11月,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研究了全面深化改革的若干重大问题,也提出了改革院士遴选与管理体制,优化学科布局,提高中青年人才比例,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

  改革方向已有,但章开沅认为国内各高校改革的速度太慢了。

  章开沅:打太极拳一样,弄这个花样弄那个花样,但没有接触到学校的根本。我并不是说教育方面学校应该“抓多少老虎”,因为现在问题关乎到制度本身,你比如说这个科研经费支配的问题,用假发票来报销的问题,这些都是不用讲道理的。

  对章老来说,带头自我革命,也是希望对打破学术头衔终身制有所推动。据章开沅说,学校已同意了他请辞的要求。

  章开沅:我自己不是一个很重要的人,我这个事情也是普普通通的事情。但是能引起对改革的促进,我们不能光希望政府改革、社会改革,我们自己就不需要改革。像我这么大年纪了,也没有人对我有改革的要求,但是我自己觉得有改革的需要。那么这些还在岗位上,目前正在引导改革潮流的、主持各个单位的改革工作的人,是不是也可以考虑一下自己呢?

(原标题:华中师大原校长四次请辞“资深教授” 退休无门成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