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裕禄次女:没本事增光 也不能抹黑

  在次女焦守云的印象中,父亲焦裕禄的心中只有群众,他宁可自己累死,也不愿让百姓饿死。

  在次女焦守云的印象中,父亲焦裕禄的心中只有群众,他宁可自己累死,也不愿让百姓饿死。

  本报记者 石玉 发自河南郑州、兰考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兰考调研期间,号召广大党员干部做焦裕禄式的人民公仆,“心中装着全体人民、唯独没有他自己”。2009年4月,习近平曾到兰考参观焦裕禄事迹展,并种下一棵泡桐树,缅怀这位“县委书记的榜样”。

  焦裕禄共育有6个孩子,3子3女,老六、小儿子焦保钢于2013年因脑出血不幸去世。视察兰考期间,习近平在接见焦裕禄的几位子女时,特别赞扬了焦家“家风好”。

  受父亲影响,焦氏6姊妹为人处事低调,严于律己,从不敢“搞特殊化”。焦守云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做焦裕禄的子女“真的不容易”。

  “没本事增光,也不能抹黑”

  1966年9月15日的天安门城楼上,13岁的焦守云受到毛泽东接见时,光脚蹬着布鞋,衣服上还打着补丁。2014年3月10日,郑州西郊的寓所外,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的焦守云,穿着牛仔裤,脚上是一双时髦的运动鞋。

  焦守云1953年出生,在焦家6个儿女中排行老三,在3个姐妹中排行第二。在焦守云的微信群中,她被朋友亲切地称为“二姐”。

  1964年焦裕禄去世的时候,焦守云年仅11岁,两年后登上天安门。15岁时,焦守云经中央军委特批参军,进入广州军区。1973年,20岁的焦守云当上了中共“十大”代表,成为全国年龄最小的代表。

  1970年代末,焦守云从部队转业,进入郑州科技局下属单位工作,工资不高。此后的岁月里,她陆续受到几乎每一任国家领导人接见,2008年还当上了北京奥运火炬手。

  焦守云热情、健谈,在焦家六姊妹中,被誉为“外交官”。“我承认我非常幸运。我认为我这一辈子挺值的,焦家所有的荣誉都集中在我身上。”焦守云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做焦裕禄的子女要承受很多压力。“因为老父亲是政治人物,并不是属于社会名流,所以哪些事不得体了,别人会说你看焦裕禄女儿怎么怎么样。在过去,甚至你什么发型、什么衣服别人都要评价。和几个朋友出去玩,有人说,这是焦裕禄女儿,我立马不知道怎么说怎么笑了,老想哪儿是不是不得体。”焦守云笑言,“前一段郑州不让养狗,社区到我们家敲门,问我办(养)狗证没有,我说我是个‘良民’,你们一说办(养)狗证,我第一批就把(养)狗证办了。”

  “大家都这么爱护他的形象,不能在我们手上毁了啊!我们兄妹6个,这50年如果有一个犯错误的,都不好说啊!”焦守云感叹,“我们几个都堂堂正正的,这说明我们的家教、家风,不能说多优秀,起码还是可以的。我们没本事增光,我们也不能抹黑。其实这样挺好的,这样清清白白地做人,让别人说不出什么来。起码我们的所作所为对父亲没有影响。有的说你们做生意吧,这个那个,打着父亲的旗号,那不行。家里没有发财的。”

  她说自己出去爱讲一句话,“在这个社会里头一定要耐得住寂寞、贫穷”。“现在的人很直白,你要不好了他说你没本事、有资源都不用。你看我是不是爱说实话?所以现在各级领导看见我们,(我们)还是比较好交待吧?现在这个网络多厉害啊,什么都捂不住。”

  谁也不能搞特殊

  儿子余音10岁时,焦守云成了单身母亲,日子一度过得很艰难。“后来倾家荡产培养儿子上学,从中国音乐学院毕业,现在在中国歌剧舞剧院。”她说,儿子成才,对她来说是个很大的安慰。

  2008年退休后,焦守云住进了郑州市西郊一间普通的公寓楼里,一直生活至今。其间参与了焦裕禄主题的电视剧、音乐剧、纪录片的拍摄、制作工作,“为传承老父亲的精神做点事儿”。

  再看焦裕禄其他子女的情况,确实也“特殊”不到哪儿去。

  焦守云的大姐焦守凤,1999年从开封市总工会退休。丈夫是“文革”前的上海复旦大学毕业生,退休后多年一直拿着一千多元的工资。“现在拿两千多元就很高兴了。”焦守云说。

  焦守凤家现在住的还是解放前的房子,也没有钱买新房。她大儿子有病去世了,小儿子身体不太好,大儿媳现在打短工补贴家用。

  焦守云的大哥焦国庆从沈阳军区转业到开封地税局工作,2004年退休,身体不好,一直在家休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