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地区资本下乡走样 企业借流转之名圈地

  改变农地用途,大搞“非农化”和“非粮化”

  资本下乡走样借流转之名圈地

  发改委强调慎重稳妥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

  □记者 林远 程士华 北京 合肥报道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近来,以“下乡投资”为名行“圈地运动”之实的事件时有发生,企业联合地方政府以流转的名义强征农地,改变农地用途大搞“非农化”和“非粮化”导致农民利益受损,甚至对国家粮食安全造成隐患。

  3月26日召开的农业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新闻发布会上,发改委农村经济发展司司长高俊才表示,在鼓励和引导工商企业到农村去发展适合企业化经营的种养业过程中,有些企业为了追求利润,或使农民权益受到了损害。

  对此,发改委新闻发言人李朴民表示,下一步将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慎重稳妥地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

  乱象

  名为流转实为强征

  近几日,山东省平度市征地血案闹得沸沸扬扬。因对开发商征地手续有异议、没拿到征地补偿,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在已被圈占的被征地施工入口搭起帐篷,阻止施工。3月21日凌晨,帐篷被人纵火致1死3伤。3月25日晚,平度市公安局称,7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杜家疃村主任杜群某与开发商崔连某指使另外5人实施纵火。

  记者了解到,在一些地方,土地流转过程中出现“名为流转、实为强征”的做法严重侵犯了农民权益,而平度征地血案正是强征乱象下的一种极端结果。

  在皖北某县,一些农民反映,当地有一个数千亩的大规模土地流转项目,尽管九成以上的农户愿意参与土地流转,但仍有一小部分群众持反对态度,他们称自己种了一辈子地,围绕农业耕作形成了生活习惯和生产方式,很难被单纯的经济效益说服。

  据当地村干部表示,虽然这些农户不愿进行流转,但是由于这是政府主导的土地流转项目,迫于上级的压力,他们不得不对这些反对的农户进行游说和施压“这实质上已经演变成了半强迫性质的行政强制征收。”他说。

  类似的情况在安徽省庐江县也有发生,当地郭河镇农民张少林反映,他家中两亩左右的自家承包地,在自己没同意的情况下,就被当地政府强行征收,然后流转给了安徽某大学经营规模农业“到现在他们已经种了两季的庄稼,都没和我签过任何流转土地的协议。”他说。

  庐江县郭河镇党委副书记朱晓东对此解释说,村民反映的问题,涉及的是当地政府和安徽某大学协议流转约500亩土地,作为高校产学研基地,是省政府批准的重点项目,而且绝大多数农民都已经自愿签订了土地流转协议。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上述案例具有共性,一方面是绝大多数农民都同意流转,一方面是仍有极个别农民拒绝流转,地方政府说服无效后,就采取行政强迫手段进行征地,尤其是一些地方把土地流转率作为政绩目标,依靠行政力量推动土地流转,有可能会使得问题更加突出。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王小映认为,随着经济快速发展,中小企业、金融资本等生产要素进入农业进入农村的趋势越来越密集,个别地方出现了一些不好的苗头,比如政府在金融资本要挟下征收土地,把集体土地转为国有土地后再承包出去,这直接导致农民在土地流转过程中被踢出局,让农民权益受到严重损害。

  他说,除了这种直接把农民“踢出去”的模式,还需要注意的是,随着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层层转包,农民对土地经营权的自主性和议价能力减弱。在现有政策下,农民的土地经营权经过层层转包,和农民直接和土地受让方签订协议,都是符合现有土地政策的,但后者更能保障农民权益。政府可以更多发挥市场监管角色,监督合约双方的运作经营要在政策法律框架内运行,而不是成为市场主体。

  隐患

  改变农地用途危及粮食安全

  记者了解到,目前工商企业直接租赁农户承包地的比例还不高,但流转面积增长的速度却很快,2012年流转入企业的土地面积比上年增长34%,2013年比上年又增长了40%。公司企业在成功“圈地”之后,一些“炒作土地”的负面现象也随之出现,导致“非农化”、“非粮化”等问题时有发生。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曾表示,资本进入农业,是好事。但有些资本进入农业,本身就心术不正,就是想拿地。并且,还有一些人“拿完地不是想种庄稼,是想‘种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