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幼儿园中毒儿童脱离危险 毒鼠强来源仍不明

  云南丘北幼儿园中毒事件追踪:中毒儿童脱离危险 毒鼠强来源仍不明

  新华网云南丘北3月23日新媒体专电(“中国网事”记者 白靖利 吉哲鹏)3月21日,云南省丘北县城刮起阵阵寒风,县人民医院也恢复了往日的秩序,在二楼的留观室内,中毒的5名儿童已经脱离危险,但毒鼠强来源依然不明,相关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三名危重儿童已经好转

  丘北县人民医院主治医生杨家利告诉“中国网事”记者,现在患者的情况都很稳定,没有抽搐,神志清楚,即便是最初情况最为严重的范某某,目前生命体征也很平稳,“我们将继续观察,进行保肝、解毒。”

  担心了将近三天的家长张杰终于舒缓了紧绷着的脸。他一只手撑在床头,慈爱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张某。

  在另一个留观室,早就转到一般病房的王某和李某某,脸色已经大为好转。王某某静静地躺在父亲王秋成旁边,眼睛看着围在床边的奶奶、妈妈和叔叔,他们都在想方设法逗他笑。护士过来让王某量一下体温,他撅了一下嘴,还是乖乖地让母亲把体温计夹到腋下。王秋成告诉记者,王某开始正常吃饭,这让他们逐渐放下心来。

  旁边病床的李某某已经睡着,一辆崭新的玩具汽车也放在他的床头。母亲王文萍说,本想让他下来走两步,他却嫌脚酸不愿下床。“昨晚说头晕肚子疼,医生开了点药吃了,早上起来就好了。”王文萍告诉记者,儿子的情况好了很多,早上买了一盒卷粉回来,但他只吃了几口就不吃了。

  前一天还没有自主呼吸的范某某已经沉沉地趴着睡着了,“他就喜欢这样睡觉。”范建明告诉记者,范某某早上喝了点牛奶,但还在说肚子痛。对此,杨家利医生表示,这是轻微腹痛,在孩子可承受范围内。

  毒鼠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21日早,“中国网事”记者赶到距离丘北县城50多公里的双龙营镇平龙村佳佳幼儿园。这所大山里的幼儿园租赁了公路旁的道班用房,门口刷有彩色的宣传画。事发后,警方已经在幼儿园驻守,并把幼儿园的教学楼、厨房、杂物间等用封锁线拦了起来。

  记者看到,幼儿园里,用绳子把易拉罐串起来就成了孩子的玩具,空地上还摆放着几个黄色、蓝色的塑料玩具,一个塑料滑梯非常显眼。在幼儿园的一角有一个猪圈,当地人说养猪是用来改善师生伙食。

  20日中午,家长们纷纷怀疑有人在水里投毒,当天晚上警方宣布初步调查结果显示,这起中毒事件是一名儿童从外面带来零食到校园里分食发生的。此后,毒鼠强和零食就成为诸多媒体和社会关注的焦点。

  据记者了解,作为一种毒性极强的毒药,我国从未正式批准毒鼠强的生产。2002年12月13日,农业部、国家经贸委、公安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联合召开会议,要求有关部门和各级政府对违禁剧毒鼠药及高毒农药等各类农用危险品进行清查清缴,集中处理。平龙村委会的多名村民告诉记者,村里的小卖部不卖毒鼠强,只卖洗衣粉、牙膏牙刷等日常用品。

  记者了解到,佳佳幼儿园每天提供早餐、午餐和水果,除此之外,再无其他零食。丘北县教育局副局长马跃表示,按照规定,学生不能从校外带零食进入幼儿园,但由于几名教师都被警方控制,记者尚无法证实佳佳幼儿园是否有并落实了相关规定。

  “毒鼠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几名中毒儿童的家长均表示很茫然,而从云南省到丘北县甚至双龙营镇,公安机关正在全力以赴地进行案件侦破工作,希望早日解开“毒鼠强”之谜。

  事发幼儿园缘何“裸奔”经营?

  马跃介绍说,从创办至今一年多时间内,佳佳幼儿园都是在没有资质的情况下办学。但他同时表示,教育部门没有行政执法权力,只能发通知给他们,镇中心校多次督促办理审批手续,可能因为家长的需要,该幼儿园一直开办。

  幼儿园兴办人黄永机的丈夫李胜禄则表示,幼儿园曾多次向戈寒中心校和丘北县教育局申请签订安全协议和办园协议,却没有被接收。

  “为了签订这个办园协议,我们去了三次教育局,不同意办理却不告诉我们理由。”李胜禄介绍,在没有办园前,上面的态度是鼓励的,但等正式办理各项手续的时候却面临没有想到的困难,“第二次的时候,教育局要求我们先办安全协议,我们到了中心校,却告诉我们‘你们先去办着,我们就下去’,但是人来了字却不签。”